前言:年度大文章2019城市級大安防項目市場分析報告未完成之前,紐豪斯基于117個歷史成交項目帶大家了解一下BATH的智慧城市(城市大腦)的落地情況,用數據說話,誰能勝出?


一場突如其來的黑天鵝事件發生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席卷全球,疫情之中進行自救,危機之后就是反思。這次疫情暴露出很多問題,全國政協委員、佳都科技董事長、CEO劉偉認為“城市網格治理角度暴露出的短板‘在社區、在網格’,頂層規劃不足以滿足突發疫情防控的需要;數據更新不及時、信息共享不充分,存在數據孤島、條塊分割現象,未實現軌跡全覆蓋全追蹤。這將是下一步‘智慧城市’發展的方向,如城市大腦和數字政府的建設、社會網格聯防聯控信息系統的完善和建立、應急管理大數據應用平臺的搭建等等,都將為中國高科技企業提供更大的發展機遇。這些短板和不足涉及應急管理系統、城市網格化、智安社區建設,和智慧城市(城市大腦)緊密相關。

一、基礎概念

誰是BATH?百度、阿里、騰訊、華為。
什么是城市大腦?城市大腦就是利用人工智能、大數據、5G、物聯網、數字孿生、VR、AR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為城市交通治理、公共安全、應急管理、網格防控、醫療衛生、旅游、環境保護、城市精細化管理等構建的一個人工智能中樞,推動建設并打通各類城市數字化管理平臺,利用實時全量的城市數據,即時修正運行短板,優化城市公共資源,實現城市治理模式、服務模式和數字產業發展的高質量突破。城市大腦是支撐未來城市可持續發展的新基建設施。城市大腦概念最早基于阿里巴巴提出的交通大腦發展延伸出來。
什么是數字政府?“數字政府”是“數字中國”體系的有機組成部分,是推動“數字中國”建設、推動社會經濟高質量發展、再創營商環境新優勢的重要抓手和重要引擎?!皵底终笔菍鹘y政務信息化模式的改革,包括對政務信息化管理架構、業務架構、技術架構的重塑,通過構建大數據驅動的政務新機制、新平臺、新渠道,全面提升政府在經濟調節、市場監管、社會治理、公共服務、環境保護等領域的履職能力,實現由分散向整體轉變、由管理向服務轉變、由單向被動向雙向互動轉變、由單部門辦理向多部門協同轉變、由采購工程向采購服務轉變、由封閉向開放陽光轉變,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便利企業和群眾辦事、激發市場活力和社會創造力、建設人民滿意的服務型政府。
什么是智慧城市?最早由IBM于2008年提出智慧地球的概念,在國內衍生出智慧城市的概念,再到后來發展到新型智慧城市。智慧城市是通過新科學技術、整合信息資源、統籌業務應用系統,加強城市規劃、建設和管理的新模式。智慧城市建設初期主要實現了信息化建設的融合,完善了城市治理的各類系統、平臺。
大體來說,智慧城市包含城市大腦、數字政府,城市大腦偏向于中后臺的建設打造城市中樞神經系統,數字政府偏重政務信息化建設,不過三者的邊界越來越模糊,伴隨數字中國的建設,未來統一成為數字城市建設也不無可能,或者叫做數據智能城市亦有可能。

二、項目基礎信息

“AI智道”整理了2015-2020年BATH中標的117個智慧城市(城市大腦)項目信息,涵蓋25個省市地區、44個城市,涉及招標金額102億、中標金額98億。
紐豪斯對117個項目進行了分類,分類原則如下表所示。


三、BATH中標情況

BATH中標的項目情況,華為系中標11個項目中標金額38億,騰訊系中標33個項目中標金額35億,阿里系中標68個項目中標金額23億,百度系中標1個項目中標金額1.4億,其中19個項目采用了聯合體投標。


單位:億元人民幣,下同
參與中標的法人實體涉及到16家,騰訊系6家,阿里系4家,華為系2家,百度系1家。


城市覆蓋。在44個城市中,百度業務覆蓋4個城市、阿里覆蓋27個城市、騰訊覆蓋18個城市、華為覆蓋9個城市。




億級項目列表。117個項目,平均每個項目8376萬,14個項目超過1億元,合計中標金額74億。


時間跨度。BATH 2018年開始大規模(10個)參與城市大腦建設,2019年的時候達到建設高峰(93個),智慧城市、數字政府、城市大腦是BATH聚焦的熱點領域。從側面說明,BATH是觀察多年之后才謹慎入局,這或許與云計算戰略有關,四家均有“云”服務。



項目類型。智慧城市、數字政府、城市大腦為BATH聚焦的熱點領域。城市大腦19個、交通大腦2個,平均約1億元/項目。BATH未直接參與平安城市、雪亮工程,華為安防間接參與平安建設、阿里則通過千方科技、宇視這樣復雜的參股關系參與平安建設,騰訊或百度則無論直接還是間接均未參與。



城市分布。BATH參與了44個城市的項目建設,排名前10的城市(按照中標金額排序):東莞、長沙、廣州、杭州、成都、???、貴陽、深圳、北京、長垣。項目數量最多的城市是杭州有28個項目10.32億規模。




地區分布。BATH參與了24個省市地區的項目建設,排名前10的地區:廣東、湖南、浙江、四川、海南、貴州、北京、河南、河北、江西。項目數量最多的是浙江省31個項目規模10.52億。


四、各地城市運作實體

智慧城市、城市大腦的建設已經得到國內主流城市普遍的認可,紛紛通過社會組織、國有獨資、國有控股、國有參股的形式啟動相關的建設。國有投資主體以國資委、財政廳為主,頂層規劃方面發改委、大數據局參與較多。騰訊參股了數字廣東、阿里參與了數字浙江、數字海南、數字鄭州。公司名稱以數字開頭是一種趨勢,是不是代表數字城市的建設會成為一種趨勢呢?


五、BATH參與方式

百度。百度較少參與智慧城市。智慧城市業務歸屬百度智能云事業群組,交通業務歸屬智能駕駛事業群組。2018 年 11 月 27 日,百度宣布和上海寶山簽署智能城市相關協議,聲稱要在上海率先落地 AI 城市“ACE 王牌計劃”。生態鏈企業包括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百度智能云、百度地圖、小度。
阿里。阿里的建設理念包括大中臺戰略,業務中臺+數據中臺,大中臺建設包括技術、產品和組織三個部分。參與的主要方式是建設城市大腦、城市交通大腦。生態鏈企業包括阿里云計算有限公司、高德軟件有限公司、浩鯨云計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數字鄭州科技有限公司、淘寶、支付寶、釘釘、螞蟻金服、千方科技、DataV馬良。
騰訊。2019年7月16日發布智慧城市新戰略:WeCity未來城市解決方案。典型案例包括數字廣東和粵省事。生態鏈企業包括騰訊云計算(北京/長沙/貴陽)有限責任公司、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騰訊云、騰訊研究院、政務微信、數字廣東網絡建設有限公司、RayData光啟元。
華為。華為主要理論是智慧城市理論,采用1+1+N(1個數字平臺+1個智慧大腦+N個應用)的建設模式,比較有特色的是城市運營中心(IOC),典型案例包括東莞市數字政府、深圳市鹽田區。生態鏈企業包括華為技術有限公司、華為軟件技術有限公司、華為云、海思。

六、數字政府2.0

阿里巴巴CTO張建鋒出了一本書《數字政府2.0:數據智能助力治理現代化》,把阿里的數字政府建設推向了新的階段。在這本書里,張建鋒提出“數據智能助力治理現代化”、“從數字到數智,以數據化運營為核心,打通政務服務的最后一公里”、“政府決策高效化、社會治理精準化、公共服務高效化”等建設理念,強調“服務普惠化、治理現代化、數據智能化”,提出“數據正成為一種重要的生產要素和戰略資源”。
數字政府2.0的典型特征是新五化:網絡化、平臺化、智能化、數據化、生態化。數字政府逐步發展到“一網、一門、一次”,具體來說就是“一網通辦”、“最多跑一次”,讓數據多跑路、群眾少跑腿,從跑一次到零見面,一次都不跑邁進,這些都是2.0版本的標志。
在這本書里,阿里提到了中臺的建設由來和數據智能的全新理念。

七、城市大腦3.0

智慧城市的建設催生了很多新概念,每家公司都希望打造出別具特色的風格,紛紛提出了“城市操作系統”、“城市超級大腦”、“城市交通大腦”等新奇的概念。操作系統是計算機運行的基礎軟件,不包括硬件和操作系統之上的應用;大腦是不包括軀干、心臟、眼鼻口這些的,狹義的理解就是中樞控制和智能決策中心
城市大腦3.0的理念也是阿里基于杭州城市大腦發展提出的新理念,從目前的建設來看,杭州的城市大腦已經完成1.0和2.0的建設階段,正在邁入3.0的建設階段,在建設理念梳理方面,阿里確實棋高一籌。城市大腦3.0的建設將務必加大中臺的建設、強調數據智能的作用,更加重視城市運營中心的作用。

八、智能中臺

阿里在自身發展和與各地政府合作建設數字政府的實踐中,逐步摸索出建設“大中臺、小前臺”中臺戰略,利用中臺實現數據集中共享,達到協同高效,并以大中臺支撐小前臺,以內部小前端實現與外部多種個性化需求的匹配對接。
根據《數字政府2.0:數據智能助力治理現代化》的介紹,阿里發展大中臺戰略還有一段故事。2015年,馬云帶領阿里巴巴集團的高管拜訪Supercell,并將中臺的概念引入國內,很快中臺就成了數字化轉型中最受關注的熱詞,中臺也在阿里巴巴的不斷實踐中展露出它在組織內部獨一無二的價值。中臺的關鍵目標就是將資源和能力更好地以服務的方式輸出,支持前臺規?;?、快速迭代的創新,進而更好地服務用戶,使組織真正做到自身能力與用戶需求的持續對接。在中臺的建設中,要關注三個關鍵的行動:第一,去掉冗余,即將重復建設進行“合并同類項”;第二,在去掉冗余的基礎上建立可復用、易復用、復用多的中臺;第三,向前臺“銷售”中臺,并在前臺的“買單”過程中持續迭代中臺。
在阿里巴巴,業務中臺與數據中臺共同肩負起了大中臺戰略。業務中臺的建設目標是將核心服務鏈路(如電商業務中的會員、商品、交易、營銷、店鋪、資金結算等)當作一個中臺來整體對待,同樣以各個業務微服務化(將單一大業務拆解為一組彼此邊界清晰的小服務模塊或服務單元)后的最大公約數為基礎,為前端業務提供基于常被復用的通用業務的解決方案,而不是彼此獨立的系統,最終將龐大復雜的大規模業務抽象化為“各個業務特定需求+業務中臺”的組合。
數據中臺、業務中臺并不是產品、技術或解決方案。數據中臺是“數據+技術+產品+組織”的組合,業務中臺是“業務+技術+產品+組織”的組合,數據和業務是數據中臺和業務中臺所服務的不同對象,但大中臺建設包括技術、產品和組織這三個關鍵的組成部分。
而現在的阿里,則在業務中臺、數據中臺的基礎上衍生出智能中臺。

九、數據智能時代

數據智能是一個全新的名詞,紐豪斯已經不可考證是誰首先提出的。不過張建鋒在《數字政府2.0》中明確的提出來。以數據聚合技術、人才、資金、物資等要素,推動生產要素的集約化整合、協作化開發、高效化利用、網絡化共享,形成全新的資源配置模式。在信息時代,數據正成為一種重要的生產要素和戰略資源。
張建鋒提出“數據智能就是利用大量的數據,強大的計算能力、模型與算法,最終以一個產品的形式來提供精準化和主動化的服務。構建數據智能有三個關鍵點,分別是數據化、算法化、產品化。其中,產品化的本質是將服務連接到終端用戶,并將終端用戶對服務的體驗反饋到數據中心和算法模型,實現閉環?!?/section>

算力、算法、數據組成智能三螺旋,實現數據資源智能化變現。智能是DT時代的核心,人工智能在三大核心要素的驅動下,將成為推動數字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之一。算力、算法、數據三要素緊密結合,發生化學反應,其產物便是智能。數據智能為城市可持續發展提供新動力。數據智能是人工智能技術與數據的結合,通過設計特定的模型、算法進行大數據分析,來發現新規律、新知識。

而上市公司佳都科技也正式在2020年成立第四個業務群:數據智能業務群。紐豪斯預計,數據智能將可能成為2020年的理論熱點。

十、誰能勝出?

從目前招投標項目建設來看,阿里在體系梳理、理念建設方面略勝一籌,但也存在城市大腦、數字城市、智慧城市邊界模糊不清的地方。華為BG大改革,安平、智慧城市、安防、海思部門林立,概念層出不窮,有大項目落地、全球布局。騰訊強在社交、微信、支付、小程序,WeCity理念初具形態。百度的打法紐豪斯暫時還沒有看明白。

未來誰能勝出,讓我們拭目以待……

致謝:感謝劍魚標訊,本報告大部分項目信息來源于劍魚標訊。
預告:本文之后,敬請期待紐豪斯年度報告“2019城市級大安防項目市場分析報告”,即將發布。

參考:
  1. 敖敏輝.大公網.全國政協委員劉偉:疫情后新基建領域料成國家投資重點.2020.02.24
  2. 粵府〔2018〕105號《廣東省人民政府關于印發廣東省“數字政府”建設總體規劃(2018-2020年)的通知》.2018.10.26
  3. 張建鋒.數字政府2.0:數據智能助力治理現代化.中信出版社.2019.10.01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