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北辰

曾經有一個經典的問題:假如給你一間房屋,溫度適中,食物充足,且配有手機,WiFi和充電器,你能待多久?是天荒地老,還是終日難熬?

如今在疫情肆虐下,全國人民都在用親身實踐,回答上述問題,但與直覺相悖,不少人感受到的卻并非是閑暇時光帶來的愉悅,而是無聊和空虛,以及對回公司上班某種淡淡的渴望。

這不難理解,畢竟說到底,人類是社會化動物,大腦80%思考的都是與“社交”相關的東西,就像遠古部落時期對個體的最重懲罰不是處死,而是驅逐出部落(這種懲罰后來轉化為古代的流放和現代的囚禁),人類的群體協作需求,是一種底層心理訴求。

當然,一定程度上,這種需求能夠被技術手段滿足。

最近兩天,有些企業已經通過遠程辦公的方式復工了,遠程辦公類軟件也紛紛宣布免費,譬如阿里釘釘發布的《在家辦公,在線辦公指南》就宣布,面向1000萬家企業組織免費開放。據億歐智庫統計,目前已有17家企業的21款產品對外宣布免費開放遠程辦公軟件,這些免費開放的遠程辦公產品當中以即時通訊工具為主。

這也讓許多人好奇:當疫情過后,遠程辦公能否從非常時期的“不得不”,變成更多人們主動選擇的新趨勢?

我的答案是:很難。

其實追溯歷史,遠程辦公并非一種新生事物。

早在1979年,IBM就曾提出這一概念。為緩解總部主機擁堵問題,IBM將終端機安到了五位員工家里——某種意義上,這就是現代企業遠程辦公的“雛形”。

到了1983年,大概已有2000名IBM員工通過遠程方式辦公。2009年,IBM 的一份報告稱,“IBM 在全球173 個國家共計 386000 名員工當中,大約有 40% 的員工根本就沒有任何實體辦公場所”,這為IBM節省了5800萬平方英尺的辦公空間和將近20億美元的成本。

進入信息時代,所謂生產資料往往就是一臺聯網的電腦加上員工大腦,新技術工具對時間和空間雙重約束的打破,讓遠程辦公迎來了迅猛增長,且看起來正在愈演愈烈,根據領英的數據,自2016年以來,在領英上提及彈性工作制的職位發布數量增長了78%。

另外,易被忽視的是,越是在人口稠密,協作復雜的發達城市,社會配套設施對遠程辦公的支持力度越大。譬如除了咖啡館這種老牌“第三空間”,在東京都世田谷區的小田急線經堂站檢票口內,就出現過類似電話亭的單間隔間,1.2米見方,高2.3米,配有桌子,沙發,電源和USB,目的是讓通勤路上的員工在更專業的環境中辦公。

當疫情過后,“遠程辦公”命運幾何?

嗯,至少在直覺層面,遠程辦公對協作密度(注意,不是效率)的提升日趨成為共識,但隨著信息技術對“工作時間”的模糊化處理,許多雇員發現,他們的工作時間變長而非變短了,這種不確定性往往令人感到不悅。

聯合國勞工組織高級研究員喬恩·梅辛杰在一份報告中還稱,遠程辦公容易導致精神高度緊張和失眠,在那些在家辦公的人中,42%的人有失眠癥狀,而這個比例在辦公室職員中為29%。

如此說來,遠程辦公似乎更多是“利于”雇主,不“利于”雇員?

答案沒那么簡單。

最典型的案例還是IBM。2017年,作為遠程辦公的鼻祖,IBM就開始取消遠程辦公。至于原因(拋去商業層面不談),最著名的理論就是“艾倫曲線”:1977年,麻省理工教授托馬斯·艾倫在觀察科學家和工程師的交流模式時發現,兩張辦公桌距離越遠,他們就越沒可能交流,若兩張辦公桌距離超過30米,他們定期交流的可能性接近于零。

那么新技術工具的出現,能否改變艾倫曲線?答案是并沒有??茖W家本·瓦貝爾就曾與IBM做過一項研究,他們發現同一辦公室里的員工對于一個潛在問題平均要交流38次,而不同工作場地的員工遇到問題時交流只有8次,且越是相熟的人交流越密切。

為什么會這樣?一個不錯的解釋是“八分之一秒延遲”,在遠程協作中,這道看似細弱的物理門檻,會讓人與人間不可名狀的協作體驗大打折扣。

另外,人與人之間綿密的協作細節不止于語言。作家Jerry Useem舉過一個很好的例子:波音 727逼仄的駕駛艙只夠容納三名成員,但他們之間無需說太多話就能對很多事瞬間達成共識,“工程師指一下燃油量表,燃料很低的訊息就能傳達給其他兩人。他下面采取的步驟也足以通過儀表板上的各種手勢來傳達,且只要用幾個很短的詞就能表達出來……整個過程只需 24 秒,如果是要通過電子郵件溝通,也許至少也得需要幾十條信息才能搞定?!?/p>

所以如今看來,如無意外,實體辦公永遠不會被取代。僅憑線上工具,人們互相之間建立信任所花的時間,要比實體辦公更久。

當然,遠程辦公依舊不可或缺。它不僅是特殊時期的“不得不”,也將永遠與實體辦公互補共存——更重要的是,隨著新一代信息技術的持續迭代,這種共存的意義也更為深遠,尤其是在人口稠密,協作復雜的發達城市。

譬如扎克伯格就曾表示,到2030年,AR和VR的遠程辦公技術能夠讓員工在世界任何地方進行遠程工作,AR和VR更為出色的“臨場感”,或許能幫助人們解決不斷上漲的住房成本,人口稠密的城市管理,以及地理因素造成的機會不平等現象等社會問題。

在我看來,這也是遠程辦公最光明的未來。

作者:李北辰,獨立撰稿人,國內數十家媒體專欄作家,曾供職《南都周刊》《華夏時報》《財經》等媒體